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左台吴氏诸公考(一)

作者:吴成瑜 发布于:2014-11-23 11:14:14 点击量:

吴氏先祖世系中若干问题辨析

吴成瑜

前言

先人纂修的统谱、族谱,由于种种原因,总免不了要出现一些错讹。对于这种现象,《新安文献志》的编撰者程敏政早在明朝就告诫过世人:“谱牒,重事也,纂修之责,刊误为先。而随声附和,讹以传讹,则是诬蔑其祖矣。”这就教育我们在编修统谱、族谱的过程中,对过去的老谱不能盲目地照搬照抄,而要历史地、辨证地去分析、考证,力求做到正本清源、去伪存真,还历史以本来面目。自2004年以来,在《中华吴氏大统宗谱》编委们的影响下,本人开始涉足谱牒的学习与实践,从中发现各统谱、支谱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为此,曾先后向当时的大统谱编委吴寿锜、河北沧州吴良、编委会主任吴仲奇交流、报告过此类问题,并谈了自己的肤浅看法。现将有关问题的考证情况整理后,分期登载于此,以供各位宗亲参考,也欢迎批评、斧正。

一.20世吴征生,“妻之以女”的应为齐景公而非齐平公,收留他的才是齐平公。

《中国吴氏通书》(以下简称《通书》)第90页载:征生“吴亡后流亡齐国。齐平公……不但收留他,并为他娶妻。”征生“生周灵王二十二年辛亥”(前550年)(1950年版《吴氏统谱》,以下简称《统谱》),吴亡时(前473年),齐国在位的 国君是齐平公(前480—前456在位),其时征生已经77岁,平公会将女儿许配给年近80的老者吗?显然不会。而齐景公在位(前547—前490)时,征生3—60岁,其时吴国已经强大称王,景公“妻之以女”符合情理。因此“妻之以女的定是景公。此事发生在征生随其父季札出使齐鲁之时,而非吴亡后奔齐落难之际。征生之所以奔齐,一因齐国比较强大,二因他是姜齐的女婿,因此齐平公收留了他。

二.21世吴启蕃被“鲁定公辟为相国”,有失实之处。

《统谱》载:启蕃被“鲁定公辟为相国”。《通书》第90页亦载:鲁定公拜启蕃为相国。启蕃是在吴亡后随父征生奔齐,不久征生去世,又从齐国迁到鲁国的。吴亡于前473年,而鲁定公在位的时间是前509–前495年,也就是说在吴亡之前22年鲁定公就已经去世,怎么会受到定公的重用呢?吴亡时,鲁国在位的国君是鲁哀公(前494–前468在位),哀公之后是鲁悼公(前467–前431在位)。征生生于前550年,其父季札生于“周简王十年乙酉”(前576),父子龄差26,如按这一龄差计算,则启蕃生于前524年 ,那么哀公去世时(前468)启蕃56岁,悼公在位时启蕃57–93岁。拜相到底是发生在56岁之前还是之后,现无法界定。但可以肯定,拜启蕃为相者不是哀公就是悼公,而绝非定公。可以说“被鲁君辟为相国”。

三.27世吴申应为楚考烈王大司马,而非威烈王大司马。

《统谱》载:申公“仕楚,为威烈王大司马”。此记载亦有失实之处。楚国只有“威王 ”(前339–前329在位)和“考烈王”(前262–前238在位),而无“威烈王”,只有东周才有“威烈王”(前425–前402在位)。楚亡于前223年,威王距楚灭亡尚有100余年,而东周威烈王距楚亡则更长达200年左右,秦并六国还遥遥无期。只有考烈王离楚亡最近,只有15–39年,为楚倒数第3位国王,此时秦并六国在即,申公料楚必亡,为了避祸,遂奉母迁居庐山隐居。

四.29世吴浅被封为“便顷侯”而非“梗项侯”。

《史记》、《汉书》皆为“便顷侯”(“便”为国名),无锡《中华吴氏大统宗谱》编委会通过上海图书馆获得的现存美国犹他州图书馆《延陵吴氏通谱》写本(北京中国家谱目录第133页,编号2692)复印件,其中所载“吴王寿梦第四子季札公世系图”系“录江苏如胜公所辑旧谱”,该谱亦为“便顷侯”,《通书》同样为“便顷侯”,唯独《统谱》为“梗项侯”。《史记》约成书于汉武帝太初元年至征和二年间(前104—前91),距吴浅封侯(前194年)只有100年左右,且有史料可查,其记载可信度最高;如胜谱的可信度也是其他谱所无法可比的。如此信者为何不用?

五.31世吴右讨伐北狄不是在汉景帝十四年。

《统谱》载:吴右“汉景帝十四年北狄寇边,遣公伐之,殁于边”。首先,要说明的是,无论是《史记》还是《汉书》都没有“景帝十四年”的纪年法,景帝共在位16年:其中景帝7年、中元6年、后元3年。如按顺序数下来,十四年即后元元年(前143)。但在这一年,《史记》和《汉书》都没有北狄寇边之记载。其次,《汉书》异姓诸侯王表第一记载:高后二年(前186)“共王若(按:即右)嗣。”孝文二年(前178)“靖王产(按:即著)嗣。”从中可知:吴右卒于前179年,在位时间为前186—前179年,共8年。汉景帝在位时间是前156—前141年,景帝登基时吴右已经去世23年了;景帝十四年(143)距吴右去世更长达43年。吴右能在景帝十四年讨伐北狄吗?

那么吴右讨伐北狄(曾是中原人对北方各族的泛称之一)有可能在哪一年呢?《汉书》高后纪第三记载:六年(前182)“匈奴寇狄道,攻阿阳。”高后“七年冬十二月,匈奴寇狄道,略二千余人。” 七年(前181)冬十二月已到公元前180年春。吴右有可能于前180年讨伐北狄负伤,前179年去世。因此,吴右讨伐北狄有可能在高后八年(前180)。

六.32世吴著“与周亚夫同赞国政”不在武帝朝。

《统谱》载:吴著“武帝朝与周亚夫同赞国政。”武帝朝失实。吴著(产)于汉文帝二年(前178)嗣长沙王,文帝后元七年(前157)去世。(《汉书》卷十三异姓诸侯王表第一)文帝亦于前157年去世。汉武帝在位时间是前141—前87年。很清楚,吴著去世后16年武帝才登基。因此,吴著“赞国政”不在武帝朝,而是在文帝朝。

那么周亚夫有没有可能“赞国政”于文帝朝呢?景帝后元元年(前143)“条侯周亚夫下狱死。”(《汉书》卷五景帝纪第五)就是说在武帝登基前二年周亚夫就已经去世了,周亚夫“赞国政”也不在武帝朝。

后元二年(前162)“文帝乃择勃子贤者河内太守亚夫复为侯。”文帝后元六年(前158),即文帝去世前一年,“乃拜亚夫为中尉。” “文帝且崩时,戒太子曰:‘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汉书》卷十六高惠高后文功臣表第四、卷四十张陈王周传第十)周亚夫与其父周勃,就象吴芮等五世长沙王一样,都忠于朝廷。因此,吴著“与周亚夫同赞国政”于文帝朝,而非武帝朝。

七.33世吴长陵和吴衍陵问题【另列考(二)】

八.吴授的生年有误。

《统谱》载:吴授“生梁武帝承圣元年壬申”,“承圣”是梁元帝年号,其元年为壬申年,即公元552年。武帝朝没有壬申年。因此,吴授生年应为“梁元帝承圣元年壬申”。

九.少微唐谱序落款时间不实

吴少微的谱序落款本没有时间,而大统宗谱编委会出版的卷首《序》中,在少微的谱序之后添加了“元和八年”,即公元813年。这是杜撰之笔。

《统谱》载:吴少微“生唐龙朔三年癸亥”(663),按此生年计算,就算少微修谱当年即去世,也享寿150岁,可能吗?如按本人考证的生年(636)计算,则长达177岁。

※        ※        ※

《统谱》即“锡谱”,是无锡宗亲在最早的如胜谱的基础上一次次纂修、保存下来的,是中华吴氏共同的传家之宝。本人虽然指出了他的若干枝节问题,但并不是要否定它的历史地位,唯旨在对昔谱肯定成绩,指出问题,在此基础上将今谱修成高质量的吴氏大统谱而已。

相关资讯
  • 少微祖公墓碑重立记
      树有根,水有源,左台吴氏的根在新安,在徽州,在休宁,在烟柳湖衅,在凤凰山边。自我二十年前,看到左台吴氏大宗谱那时起,我就在寻找祖公少微墓,曾到凤凰山边寻访过,但未果,这种愿望随着年龄的增大,愈发强烈,这不仅是我一个少微子孙的愿望,也是二百万左台吴氏后人的愿望,这种愿望在丁酉年五月十七日实现了,在这一天,少微祖公墓碑重立了!
       五年前,客居湖南长沙的左台后裔砾星宗亲邀我与同住湖南的仁清丶吴琳丶晓乐宗亲在合肥相见,见面时才知道吴琳宗亲十几年前一直在探访丶寻找少微祖公墓地,并有了初步结果。我和砾星丶仁清丶晓乐丶吴琳五位宗亲一拍即合,立即成立“少微文化研究会筹备组”,当场我和晓乐宗亲各出五千元交给吴琳宗亲回休宁组织此事,委托他确定祖墓地址和立碑事宜。吴琳宗亲没有辜负大家的重托,走访当地老者,请来台湾的风水大师,最后确认了墓址,为我们今年的祖碑重立立了第一功!                                
       少微祖公墓碑的重立,得到了年已九旬居住京城的吴象老的支持和鼓励,为我自费编印的“左台吴氏迁徙考”书写了序。三年前即二0一四年冬季,砾星宗亲组织了首届左台宗亲会,百多位散居六邑的左台后裔在休宁祖地,在祖公墓前叩首谟拜,这是历近七十年来后的第一次为少微祖公上坟!                                                     二0一六年冬,我与砾星丶小明及居住祖地的志贤宗亲等在休宁向同是左台后裔的学忠县长汇报了二百万左台后裔在祖公墓前重立碑文和宏扬少微文化的意愿,得到了他的理解和支持。半年来,祖地宗亲在志贤丶吴彥的策划丶努力下,在全国各地宗亲的募资支持下,终于实现了二百万少微后裔重立墓碑的愿望!      """"""""""""
  • 冬至阳光春又来 ——左台吴氏交流与少微文化研究活动的回顾与思考
     没有亲人,何言有家?没有家,何有家国?没有家族,何有民族,又何言爱我民族?不敬祖爱宗,何扬祖德,何言家教门风,更何言热爱祖国?

    乙未冬至,华夏吴氏第二届少微文化研究暨左台(红安)恳亲大会的召开、《少微文化研究文集》的出版,为此留下了一个优美的注脚。

    唐初吴少微乃左台监察御史、新古文运动“北京三杰”之首、“徽州科举第一人”,其诗文人争慕之,天下传颂,《全唐文》、《全唐诗》皆收录其作,“唐宋八大家”亦师之,此外也是一位廉洁、正直的政治家。少微公居新安休宁凤凰山,其开启的左台吴氏一派,海内外裔孙已达近三百万之众,枝繁叶茂,代有名贤显达,成为华夏吴氏一大望族。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即出此脉;古时更有宋代抗金英雄吴玠、吴璘和大儒吴用清、吴柔胜、吴潜、吴昶;明代开国将领吴良、吴祯等。其支海丰吴氏明清两朝,科甲连第、高官簪缨,出了一品官六人、二品官九人、三至七品官四十六人,计有两尚书、八巡抚、九侍郎、三十二大夫,有“进士之家”、“尚书门第”之称,还出了沧州八极拳派开山祖。在祖地安徽,著名桐城派古文家吴汝纶、著名金石学家吴式芬均为其裔。110年前的甲午海战,日本海军不顾国际公法,悍然在丰岛海面袭击运送淮军士兵的英籍商轮,在挑起战争的罪恶炮声中,船上的1100多名淮军士兵,誓死不降,商轮被鱼雷击沉,日军已在海面上野蛮地对落水官兵扫射,除200多人浮水获救外,共有871名壮烈牺牲;这艘船上,以“仁字营”为主体的淮军官兵,绝大多数即为来自合肥东乡六家畈、长临河一带的左台系吴姓子弟。1928年1月,麻黄起义之后成立的红七军,军长吴光浩也是左台后裔。

    左台吴氏,作为华夏吴氏望族,是肩负着徽州文化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使命的重要族群;涵集厚重人文资源、与吴氏始祖泰伯公至德精神一脉相承的少微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极为宝贵的精神食粮和道德能量!

    回首四年前的2011年,我利用应邀赴合肥参加安徽宗亲会筹备会议的机会,开始联络左台吴氏后裔,发动续修《左台吴氏大宗谱》。2012年,又专赴黄山市在休宁、歙县、徽州区、屯溪区等地寻根访祖十三天,向左台宗亲呼吁建立相关团体。2013年5月,邀请来自国内各地的部分左台吴氏宗亲代表,聚集在祖地安徽省会合肥市的省人大会议中心,共商联谊、研讨、发展之计,对续谱、修墓、建祠等进行了座谈,并成立了宗亲总会筹委会,聘请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三农问题专家吴象和安徽省至德传统文化研究院吴伍兵院长、吴瑞贤常务副院长等为顾问,推选我和吴善槐等任召集人,与会代表吴晓乐、吴礼忠、吴荫祖、吴仁清等为委员。会议倡议,左台吴氏各支系负责人积极参与进来,共同弘扬祖德、敦亲睦族,传承至德文化,逐步建成休宁凤凰山少微文化园、恢复少微公墓祠及原附设的至德庙、续修《左台吴氏大宗谱》等,同时提议两千人以上的分支可推委员一名,万人以上的分支可推召集人一名。会议前后,善槐、晓乐宗亲和我为筹备各捐款五千。

    根据左台吴氏宗亲总会首次筹备会议建议,并获得黄山市有关领导、休宁县委县政府丶徽州文化促进会的大力支持,2014年冬,我邀善槐宗亲一起组织左台后裔各支代表首次齐赴祖地,参加少微文化研究中心成立暨左台吴氏首次恳亲大会。此次会议,拜谒祖山祖墓、成立少微文化研究中心、与地方有关单位商讨少微文化园开发、探研左台吴氏文史、筹备建设左台吴氏总会、发放《左台吴氏世系迁徙考》一书等,内容丰富,意义深远,令人难忘。

        是年12月21日上午,左台吴氏首个研究与交流平台——少微文化交流中在休宁刚刚成功建立,即在黄山市、休宁县、歙县等有关单位及领导支持下及歙县政法委常务书记吴小明等当地宗亲配合下,组织与会的6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宗亲首次团拜少微祖公墓、首次祖地集中寻根。

    记得那是21日上午11时,左台吴氏宗亲拜谒了休宁凤凰山的少微公墓址,这应是近六十年来头一次出现的盛事。天气晴好,大家的心情却多少有些沉重。因为左台吴氏始祖少微公之墓,现在皖南野生动物保护中心院内,已不见墓型,草木丛生,土石乱陈,惟可见院内水泥路下山坡上数米唐砖。一起走入现场的著名徽学专家、安徽省文史馆馆员方利山先生,脸色凝重地对一旁的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休宁县委常委副县长吴立民说:“这有唐砖,此处墓葬为唐墓无疑!市县和有关部门应切实保护、尽量修复!”吴立民说:“肯定会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全力保护好这处文物。”在场的休宁县旅游局、林业局、招商局等与会单位领导纷纷表示将尽力支持相关工作。旋即,宗亲们在业经初步分析确定的少微公墓址前,一起深深三鞠躬……

    “经过左台吴氏在祖地冬至这次活动,少微祖公墓的复建已成定局,过去讲可不可能,现在可说是如何实施了!”走出凤凰山,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山市社科联副主席吴清健兴奋地说。

    刚吃过午饭,宗亲们即赴第二站来到休宁县状元馆。休宁是状元第一县,出过19个状元(其中吴氏4人),参观时,我强烈提出应把吴少微事迹列入该馆,“因为他是徽州科举第一人,开风气之先”。此议得到陪同的休宁县文化局程局长认可。第三站到了休宁县万安古镇的吴鲁衡罗盘博物馆。吴鲁衡罗盘第八代传人吴兆光,向大家介绍了其家庭的光荣历史和品牌打造的辉煌历程。第四站到了歙县的西溪南古镇。这是吴邦国一支左台“丰溪派”的发源地。吴立民曾任该镇书记,并着意借“水浒”、“金瓶梅”研究就成果打造“西门故里”(有研究者认为该小说背景地在此,其作者为吴氏外甥汪道坤,西门庆原型为徽商吴天行)。一行人中最年轻的宗亲、在合肥经商的30多岁的吴顺朝,即该镇人,他热心去找一位藏谱的长者,几经努力,终不遂,不过大家还是为之精神感动。修谱复祠、有志民族文化弘扬者,已是青黄难接、后继乏人,吴顺朝及贵州的吴德仙等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而此镇老房已不多,新房房基倒多是旧砖旧石。吴立民说,西溪南曾遭遇三次大劫难,一次是太平军放火,二次是红卫兵毁坏,三次是八十年代后百姓开始富起来纷纷拆旧建新。

    第五站到了黄山市屯溪区新安江畔的新安名人照壁。照壁上第二人即为端着酒杯、飘逸潇洒的吴少微。大家向先祖鞠躬致意,又倚靠先祖浮雕宝像合影留念。晚饭后,我在住址黄山市华山徽宴酒店召集了座谈会。与会宗亲谈祖源、辨世系、商联谊、探发展,气氛热烈。清健宗亲认为,组建祖地少微文化促进会已是当务之急,要重点依托此会来复建少微墓。《中华吴氏大统宗谱》编委会主任仲奇宗亲等认为续谱的事几年前我就提过,应尽快组建《左台吴氏大宗谱》编纂机构并组织资金。湖南仁清宗亲、安徽德彰宗亲、江苏宗亲和业宗亲、贵州洪志宗亲等也发表了很好的意见。来自蚌埠市的若峰宗亲现场挥毫留下了“厚德载物”四字。

     “候应黄钟动,吹出白葭灰”。22号正逢甲午冬至,又一个葭灰飘飞的时节,是国人追念先祖的日子。大家首先来到歙县昌溪古镇。昌溪吴氏有人认为是左台丰溪派,也有人认为是莲塘派。镇上叙伦堂祠挂有朱元璋题写的“世家第一”匾。该支还出了许多名人,其中有中共唯一的状元党员、著名经学家吴承仕。下一站到了歙县北岸。这里的吴氏宗祠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在全国姓氏宗祠中是凤毛麟角。为迎接各地宗亲,《北岸吴氏族谱》主编吴铁君等破例打开了祠堂正门。吴清健、吴小明等均是北岸祠裔孙。吴铁君老人详解该祠特色,但时间短了些,因为必须赶到石潭吃午饭。一行人来到石潭已近中午一点。这是吴邦国的外祖祖居地。善槐宗亲即石潭人,这次他专买了一头猪请人杀了招待各地宗亲。午宴在叙伦堂祠大堂进行,墙上高悬少微公夫妇彩像。大家饭后在轰隆隆的鞭炮声中燃香祭拜,行礼如仪。礼毕又瞻仰了旁边的春晖堂祠,去对门山坡上拜谒了吴启、吴唯二公之墓。

    无论昌溪、北岸、石潭,三个古镇均挂出“热烈欢迎左台少微公吴氏后裔”大红横幅,气氛热烈,感人至深。茅台镇老吴公酒业公司董事长学强宗亲赞助“吴台”白酒十箱给此次活动,歙县长陔乡书记炳学、贵州德仙和小明宗亲一路拍照,并在网、群直播。我和善槐为会务提前三天到黄山市筹备,善槐会前专门编纂专著《中华左台吴氏迁徏世系考》并发会上三百本,吴象顾问病中为之作序,希冀“弘扬少微文化,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表达“冬至宗亲之聚,谨托增魁宗亲为老朽燃香一柱,在休宁凤凰祖山之上,追念少微祖公”之心愿。小明宗亲为印制照片、打印通讯录等,在黄山市区相关店面已下班情况下专至歙县县城找熟人处理。徽州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许琦女士,也一路为大家导游、协调。

    我和众亲祖地拜祖墓、谒祖祠、游祖居,浸润于皖风徽韵之中,流连在飞檐石巷、白墙青瓦、碧水蓝天的新安旧地,体悟美丽的乡愁,百感交集,思潮澎湃,更坚定了寻根觅亲、敬宗报本之心。少微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和左台吴氏祖地首次活动结束后,拟每年举办一次研讨、交流活动,积极促进修好左台墓与左台谱,积极促进左台吴氏后裔寻根问祖、交流联谊、文史研究和共同发展,带动推动之成效即在不断体现。

    世居江南、自少微后裔黔国公吴復由庐州府合肥县移镇湖南常德府武陵县的左台支裔常德市花山吴氏,五修族谱发行,全谱分十三卷共十四册;仁清宗亲还对復公世系徙湘源流,进行了系统研究。“无棣吴氏”家族是“明清山东仕宦六大家族”之一,现观看向全球播放的《红顶清风》刘兰芳评书,一睹无棣吴氏大院风采,倍感自豪。左台启公名支两支后裔——合肥肥东六家畈敦伦堂和歙县石潭叙伦堂、春晖堂后人,在石潭古村同祭先祖;经过善槐宗素十多年的收集丶整理,石潭叙伦堂丶春晖堂老谱还于2015年清明在石潭发行;吴善槐的《左台吴氏少微公衍生五大流派简考》、《徽州左台吴氏早期的迁居地分布》等文章,乃当代少微文化研究开山之作;由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出品、吴善槐编著的《左台吴氏迁徙世系考》一书,还被歙县等档案馆、图书馆永久珍藏。此外,左台吴氏网站及相关QQ群、微信群也已建就,传播、交流效果尚佳。    

    尤其值得推崇的是,湖北吴氏文化研究会及其红安等分会在吴志刚会长及吴福军、吴荣祥、吴铭、吴文华、吴小艾、吴有社、吴胡振宇、吴雷鸣、吴亚南、吴恒家、吴默辉、吴伟、吴胜清、吴先庚、吴万林、吴正平、吴春全、吴长清、吴三祥等宗亲辛勤努力之下,全面盘点湖北左台吴氏少微公支系、积极组织六月初六晒谱节、大力开展吴氏谱牒文化研究 、高度重视祖德传承、着力丰富优秀传统文化内涵 、扎实推进中国传统文化建设,多次组织各地瞻仰陡山吴氏先祖为后人遗下的历史瑰宝——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左台支祠湖北红安县八里镇陡山吴氏宗祠,拜祭先祖,重温博大精深的根亲文化,感受陡山吴氏对外地宗亲的热情和血浓于水的亲情,敦亲睦族,功德无量,福报无垠。

    今年初,我得知红安宗祠情况后,建议在此地举办第二届少微文化研究年会。为推进湖北省、红安县文物保护、文化交流、旅游开发、招商引资工作和服务祖国统一,鄂吴会5月就陡山吴氏宗祠的修复完善和年底在红安举办少微文化研究年会进行了讨论,并于8月在武昌召开了首次筹备会,后又在红安召开了两次筹备会,与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共襄盛举,合办“华夏吴氏第二届少微文化研究暨红安恳亲大会”,安排参会宗亲到红色胜地参观游览吴氏宗祠并祭祖,弘扬泰伯精神,研讨少微文化,尤是展开少微文化论述、少微后裔支脉世系源流迁徙考辩、左台系祠谱文物史料整理分析、左台历代名人传考、少微文化传承发展探研等。征文投稿者有部分为左台系以外宗亲甚至外姓人士,殊堪欣慰。

    红安陡山吴氏为少微系荣公支系,巍然屹立鄂东山区的陡山宗祠始建于清朝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建筑面积1128平米,由族人合资兴建,计耗银万余两,族中诸子捐田出力尚未计其内。1992年,经湖北省政府核定为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又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祠内有戏台“观乐楼”,正厅里供奉着历代祖先,建造祠堂所用的砖,都打上了“吴氏祠”的标签,正厅柱上刻有“百鼠葡萄图”,木窗刻有“祖德绵长”字样,后部影壁之上分别刻着“渔、樵、耕、读”四个大字,画栋雕梁,飞檐斗角,尽显徽韵,美不胜收,寄托着祖先的志趣与情怀。这个曾长期寂寥的庭院,无声地走过了数百年的光阴,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与赞叹。在日出日落、世代更替之中,祖先为什么留下了许多,而我们也失去了许多,立于祠前,我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我们又将为、在为、能为我们的后代做点什么、留下点什么呢? 

    而华夏吴氏第二届少微文化研究暨红安恳亲大会的召开和《少微文化研究文集》的出版,算是我们一个响亮的回答吧。

    我于近25年中,两续湖南湘乡新桥吴氏族谱,百感交集。

    本族1949年后首次续修的“1990谱”,我倡修、主编。时在志馆,寻得新桥民国、同治谱,于是串走乡村,组织班子,两载而成,但印时长辈为争控发谱未通知我校对,导致错讹繁多,章节遗漏且原稿丢失,几成废谱,令我泪泗横流。

    而2009年3月20日,我友告之孔夫子网站有一套民国新桥谱出售,我即查实并购买,翻开第二卷末领谱人名单,发现红色印戳上标有“第二四号”字样,知此套为“宝南领”。家中何状,后人以致卖谱?我深觉体统不成。

    2011年秋,湘南族伯来晤长沙,称前我回乡倡议出个补正本,不如一鼓作气予续修。时90谱修后已廿载有余,应之,推之为主修位,我就主编位。不料不及半年,湘南族伯一病不起。而随之人员、进度、资料、资金诸周杂糅意外,于是主修、主编全压我肩,百忙之中苦不堪言。

    2012年季春,油菜花尽落时节,我赴休宁寻根半月,此乃迁湘三百余年吾族为修谱首返祖地。我找到了金竹、环溪(花桥、沂源)、凤凰山等重要祖居地,也走访了吴村、溪口、屯溪、歙县城、石潭、北岸、徽州区、安徽省图书馆、黄山学院图书馆、安徽省吴氏宗亲会筹委会及休宁县档案馆、史志办等处。花桥是徽州古村,景色迷人,但留在我心头的更是一份忧伤的美丽。图为村里虽居者多为吴氏,竟吴谱无存,也几无人能较完整说清环溪吴氏源流。幸经努力,通过汪树柏教授,我在屯溪找到了环溪一支系谱(后来我还找到活源、鸿源二支环溪旧谱),可资参考。祖地之行,将迁湘前世系厘清,掌握了祖源近支重要资料,为进一步寻找始迁祖兄弟、长子支系打下基础。

    今废寝忘食,终成斯谱,以告慰列祖列宗。如果说20余年前参与修谱的多为草根阶层宗亲,那此次主体是政文商界宗亲。这也是总结以前教训,提高采编队伍素质,刻意为之。文字整体水平是升高了,但人事关系处理并未变得轻松,编修过程中亦现诸多矛盾,乱麻缠心,米汤洗澡,不一而足,令我痛心疾首。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市场经济初兴,因此我在所编兴家十条中出现第三条倡经济意识,而现今是经济意识过强、守本抱德需加强了!当时我作此十条还是费了脑子的,兹录新谱,尚有重要参考价值。以此结合老族规,吸取精华之部分,为吾族传承祖德、发展吴文化之至宝。

    四载以还,本人同时作为左台吴氏面上联谊交流活动的始作俑者,虽苦心孤诣,倾力为之,而德难配位,力有不逮,加之人心不古,尚赖尚待众亲进一步聚力筹度,共同推进少微文化研究与弘扬这一宏大、光荣事业之蓬勃发展。

    我建议,少微文化、左台吴氏活动不论探研还是联谊,要以寻根觅亲、史料考证、文物保护与人物研究、谱牒与祠堂文化研究及相关研究、纪念活动为重点,余则也可对季子文化、吴芮文化、至德文化等延伸进行探研,从而整合文化资源,推动族群长足发展,着力造福邦家。

    去岁我与江西先辉宗亲,总结提出吴氏始祖泰伯公谦让、孝友、诚信、自强的“吴氏四维”,以之为吴氏后裔须坚守奉行之教义。少微文化、左台吴氏活动也要以德为先,以祖德为灵魂,尽量杜绝或有效减少争权夺利、拉帮结派、华而不实、正不压邪等严重背离祖训之情状,每个人都从厘清自己近十代二十代世系、复祠续谱等身边之事做起,切忌好大喜功、善小不为。

    对有争议世系源流等也可讨论,能形成共识更好(决非那种妥协或功利式的求同),暂时不能形成,先且搁置争议由各支自定(尽量保持旧谱原貌切勿擅改),有些也可寄望后人吧。例如统一少微公宝像可行,但有些世系、祖源问题都争了逾千年,一朝定论只可能导致更多争斗、反复,故在有文物佐证之前最多是统一提出原则性建议。中华吴氏大统谱误处确存,族内批评、纠错正当,但编修贡献是有的,伟勋、仲奇等宗亲还是有功的,望客观评价。群里也好,会上也好,讨论要语气尽量平和理性,尽量彰显让德,注意口德,不要因辩论伤及宗亲情感抑或动辄拂袖甩脸,不要因为观点之异而反目、分裂。

    族中修谱,要有一班怀才之士,而且要团结一心,制定规矩并按规矩行事,各司各尽其职。修谱主事者为年事已高之长者也好,为年轻俊彦也好,须积极组织、用心协调、敢于担当、不辞劳苦;财务人员须精心管理,及时全面制发相关表格,使人丁费、捐款等,一目了然,并适时公布以释疑解惑。言及成谱之关键,还是一“德”字,一方面必须要众力共襄,一方面因主事者亲力亲为、奔走呼号、心力交瘁,必须要充分授权、尊重、肯定,且对怀私奇重的害群之马必要时可坚决清除出去。当代修清谱已难,按传统言世系有错不如不修,但世风不正,总有支系群龙无首,或呼者孤掌难鸣,能成谱已属难得,至少采集了大量人丁资料以利后续。而编纂中的严谨,仍应重之。错、漏一名,误写一址,即为大过。学历低者,自当攻读提高,审慎落笔;出身科班者,更不可自傲轻心、草率而为。编纂之中,涉及个别宗亲要求易改之齿录内容,须召开族中长老会研究决定并签字认可。各支收集人丁资料后,交各支代表汇编,再专人统编,最好合同制责任承包,合同对各事项标准要求和处罚规定要细化。另校对要防止虽经专人上门,齿录、丝图等仍错讹繁多、附会丛生,其中旧谱古文部分,断句与繁简字转化需经多次反复修正。  

    当然,亲不敦,族不睦,德不修,并非全为个人或家族责任,但只有弘扬祖德、光大宗谊成为风尚,人人相效,方可持续治谱兴祠、旺族旺裔。而这种风尚之形成,根本上还要有中央政策和政府层面的实实在在的支持与鼓励。

     因“左”的泛滥,“文革”之祸,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几乎摧毁殆尽。当下,道德失范触目惊心,道德秩序亟需重建。国家应公开支持、推动修谱、建祠,包容各族祖坟的恢复、修缮,允许宗亲团体和姓氏文化团体办理相关手续,合理合法存在,以真正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促进海内外族谱对接 维系中华民族血缘文化纽带,服务文明复兴与进步。

    要让故乡成为我们人生美丽的起点和回得去的归宿,要让家教门风成为我们的打门锤和护身符,要让家谱宗谱成为我们信仰的《圣经》,要让祠堂成为我们心灵的安放地、社会建设和文明传播的大礼堂;要建立姓氏社会学,让姓氏文化的研究和传承,成为振兴华夏传统文化的强大推动力和正能量!同时在探研、传承之中,要发现、培育和礼遇一批学贯中西、融会贯通的的大家。   

    记得在黄山市中心新安江边上的巨型徽州照壁上,记录了詹天佑、陶行知、胡雪岩、胡适、胡炳衡(胡锦涛的曾祖)等徽州先贤名士,少微祖公浮雕排在第二位。切望,少微祖公不仅活在浮雕上,活在史册,更活在我们每一位左台后裔的心中,活在每一个有中华文化映照之处所!    

        华夏吴氏第二届少微文化研究暨红安恳亲大会落幕后两天,又是冬至了。冬至一过,白昼就会一天比一天长起来;三百万左台吴氏苗裔的心,想必也会一天天更舒展起来。我期待,随法治和技术的进步,姓氏文化大平台的建设与扩充将不是梦,电子谱、基因谱将发展起来,宗亲团体将壮大起来,谱牒编修及祠堂、祖墓的恢复、保护、修缮将成常态!传承千载的以崇文、孝友、廉洁、进取为内核的少微文化,光昭日月,万世景仰!吾左台显族,不遗余力,光大宗谊,弘扬至德,将少微文化内化于心外化于形,昌达复兴可期,进而为促进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发展、现代重构,为中华民族与文明的伟大复兴、再度辉煌,为襄助中国梦的早日实现、融入世界,添砖加瓦,作出应有的显著的贡献!

    “天时人事日相摧,冬至阳光春又来”。一切,尚待我等诚心实干来达成!

    2015.12.30于长沙

  • 左台望族----既富既贵既善的苏州金阊吴氏
     """"""""""
    ""
  • 左台吴氏宗亲总会给河北吴氏文化研究会首届理事会议的贺信
     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左台吴氏宗亲总会

    给河北吴氏文化研究会首届理事会议的

         

     

    吴宝兴宗贤并河北吴氏文化研究会首届理事会议:

        渤海千堆雪,燕赵踏歌声。欣悉本月22日河北吴氏文化研究会首届理事会议将在沧州隆重召开,少微文化研究中心左台吴氏宗亲总会委托增魁宗亲表示、转达最热烈的祝贺!并河北吴氏宗亲和各位理事,表示由衷的敬意!

    5000年前,黄帝、蚩尤涿鹿之战,开启中华文明之先河,使河北成就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以左台吴氏为主体的河北吴氏,在这块古老神奇的热土上,开创了璀璨的历史,书写了壮美的篇章

    左台吴氏,作为华夏吴氏望族,是肩负着徽州文化和中华根脉传承使命的重要族群;涵集厚重人文资源、与吴氏始祖泰伯公至德精神一脉相承的少微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极为宝贵的精神食粮和道德能量!千载以还以崇文、孝友、廉洁、进取为内核的少微文化,光昭日月,万世景仰!

    左台吴氏开基祖少微公之先祖、东汉开国元勋大将军大司马广平侯吴汉公即曾在此纵横驰骋建功立业。海丰吴氏为左台吴氏石岭派重要支干,也是河北最为兴旺显赫的吴氏家族,至德传家,英才辈出,旧时出现过直隶总督,当今养育出了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

    荆轲慷慨赴国难,大钊铁肩担道义。以此忠诚、大义,于神韵京畿、红色太行,包括海丰吴氏在内的吾左台显族和河北吴氏,不遗余力,携手并肩,光大宗谊,弘扬至德,使少微文化内化于心外化于形,则少微文化复兴可期,进而为促进我中华道统的保护发展、现代重构,为中华民族与文明的伟大复兴、再度辉煌,为襄助中国梦的早日实现、融入世界,添砖加瓦,造福邦家,将作出应有的显著的贡献!

        时近端阳佳节,谨祝河北吴氏亲家庭幸福、吉祥如意,谨祝河北吴氏诸支谊笃千秋、荣昌万代!

     

    少微文化研究中心

    左台吴氏宗亲总会

                                             2016.5.18.

  • 致豸岭吴氏宗亲的一封信
     ""

    ""

    ""

    ""

    ""

    ""

    ""

    ""

    ""


    ""
  • 麻溪吴举办2016年清明祭祖活动
      (麻溪吴氏网讯)43日上午,麻溪吴氏在枞阳县钱桥村隆重举行2016年清明祭祖活动。来自枞阳、桐城、安庆市区、铜陵、池州、六安(包括舒城等地)、合肥(包括庐江等地)、芜湖(包括无为、南陵等地)、江苏、江西等各地的麻溪吴宗亲代表齐聚祭拜现场。

    ""

    钱桥镇街道

     

    ""

    温馨标语

     

    祭祖活动时,虽然绵雨不断,到场代表虔诚之心一丝不减。主祭读祭文,最高辈份的宗亲代表行三拜九叩大礼。伴随着鸣炮之礼,所有现场宗亲跪拜共同先祖太一公,把活动推向高潮。

     

    ""

    祭祖现场

     

    ""

    唱读祭文

     

    ""

    宗亲祭拜

     

    午后,在钱桥村村部会议室召开了麻溪吴宗亲代表会议。钱桥村党支部书记吴瑞、枞阳县能源办主任吴文华、县民政局副局长吴多友、县政府办吴维平、安庆吴福和出席会议,会议由吴祖煜主持。

    ""

    会议现场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

    与会宗亲

     

    会上吴福和宣读了41日召开的麻溪吴氏文化研究会筹备会《会议纪要》,宣布了麻溪吴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副会长、顾问、理事等初步名单。

    ""

    福和宣读《会议纪要》

     

    江苏吴福永、桐城吴福银和庐江吴其中三人作为宗亲代表发言,发言发自肺腑,真挚感人,道出了广大麻溪吴子孙强烈渴望认祖归宗的心声。

    ""

    福永宗亲发言


    ""

    福银宗亲发言


    ""

    其中宗亲发言

     

    最后,作为麻溪吴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吴瑞作了重要讲话,明确了修谱、建祠和发扬家族文化的奋斗目标,表示一定要把麻溪吴氏文化研究会打造成为麻溪吴全体宗亲共同的家,呼吁各地每一位宗亲行动起来,齐心协力,共同完成修谱建祠的家族大业!吴祖煜报道,吴福东(钱桥)摄像

    ""

    吴瑞讲话


    吴祖煜报道,吴福东(钱桥)摄影

  • 相关评论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版权所有:少微文化研究中心 2013-2014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3008204号-2
    我要投稿:1364896998@qq.com

    在线客服

    业务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